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丧偶老教授
丧偶老教授

丧偶老教授

李教授是上海大同医院外科的权威专科教授,同时也是大学里的博士生导师,终身教授。他出生在一个书香门弟的家庭,因此从小所接受的都是一种比较开放的思想,他们一家人的思想在那种年代是属于很开通的。李教授从小就可以阅读《西厢记》、《红楼梦》等「禁书」,这对他的一生影响都很大。他十多岁的时候对男女之事就不再陌生了,那些书上朦胧的情节,让他充满了诱惑,于是对人体着迷的他,选择了从医作为他一生的职业,并且在人体器官的解剖方面更是技术精湛,人称「大同医院」第一刀。

  李教授的妻子过世的时候他已满70岁。在他们长达四十多年的婚姻里充满了亲密和情欲。一朝相濡以沫的妻子离他而去,李教授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那一晚他抱着他的妻子老泪纵横,久久不愿放手,让所有的亲友都为之动容。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到底达到一种怎样的程度。只知道他们真的做到了中国古老话所讲的「举案齐眉,白头皆老」。生前他们早上一起跑步,下午一起参加健身活动,人们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形影不离,羡慕的是他们几十年不变、不离不弃的夫妻情深。但有些东西只有李教授自己才清楚。

  一直到他妻子临死之前,性都还是他们生活里最重要的一部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性生活的次数逐渐减少,然而性生活的质量和时间却在增加,在每次的高潮之后,他们都享受着老而弥坚的性生活带来的乐趣,抚摸着彼此的身体回味那余味未消快感。

  他们夫妻都习惯裸睡。他们都认为当对方兴起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应该给予回应。他们很早就意识到当他们任何一个开始性游戏时,即使当时对方兴趣索然,但是大家的兴致常常很快就都上来了。他的妻子从来不穿内衣裤,以便于游戏随时可以开始。李教授经常在醒来时阴茎很硬,他会悄悄将龟头滑进妻子温暖的阴道,温柔的、浅浅的摩擦她隐匿的阴蒂。

  如果她背对着他,他会从后面进入,一只手抚摸她那充满弹性的乳房,再慢慢的伸向那熟悉的下身,轻轻地摩娑那一丛丛柔软而细滑的阴毛。很多时候她不会醒来。他便继续在她身体里活动直到射出来。他觉得这是另一种享受,有时比两个人作爱更有一番情趣,他可以细细的、慢慢的体味其中的快感,感觉自己的阴茎在她的身体里面射精时跳动的颤粟,和快感渐渐退去后的慢慢疲软,并从她的阴道里面滑出来。

  同样的,这种性的小游戏也有属于她的时间。李教授睡着了,她会抚摸他的阴茎和睾丸,等到勃起了,她会双手捧着那通红的肉棒,馋馋的望着那跳动的宝贝。接着用舌头上下舔,吮吸龟头和睾丸。在李教授睡着时她会含着一侧的睾丸,温和的吸着。更多时候她会温柔的叼着他的阴茎,用舌头吮着那龟头周围的敏感部位,直到他射在她嘴里。

  她喜欢李教授射在她嘴里的精液的味道和带给她的温暖。有时她会跪在他勃起的阴茎上方,坐下来,引导它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她能感受到插入的深度以及在他睡着时由自己掌握主动所带来的兴奋。她喜欢看着他潮湿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进出,看见它在卧室灯光下闪亮。她尤其喜欢看到他潮湿的硬肉棒深深的顶进她兴奋的阴道时,他们的阴毛裹在一起,这会带给她莫名的快乐。

  其实有时李教授醒过来了,但是继续装睡,安静的享受着自己高潮迸发时候带给她的激动。

  他们在白天也会嬉戏。厨房里的水槽边经常成为他们做爱的场所。李教授看电视的时候常常把阴茎搓硬。妻子可能在厨房里清洗早餐或者晚餐用过的盘子。

  勃起后李教授走到她背后,捋起她的衣服,故意用坚硬的阴茎顶她的肛门和阴蒂。

  他妻子喜欢这种做爱方式的惊喜。他便慢慢将坚硬湿润的阴茎插入她慢慢温暖潮湿的阴道。

  他的手摸着她的胸部,妻子则会伸出一只手伸到他的双腿中间,摸着他不停进出的潮湿的阴茎。她会用手蘸了些来,放在李教授的鼻子下让他闻,那是他们的爱液的混合味道。她喜爱它上面的滑液,她更会轻轻地抓着他的两颗蛋蛋,扯着他的阴囊。他们便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下一直的厮磨,直到彼此都达到了销魂的高潮。

  这些回忆让李教授更加的痛苦,他在妻子离去的那几天里神情恍惚,显得一窍不振,似乎更苍老了许多。这让他的儿子儿媳都很难过。不管是他的儿子还是他的儿媳,在他们的心目中,李教授都是值得敬重的亲人和长者。他们为了让儿子成才,一生只要了一个子女。好在儿子争气,现在这官都当到副市长了。但因为工作忙,一直不能伴在身边。儿子也为不能尽到应尽的孝道而愧疚。

  好在李教授夫妻二人都是知识分子,很理解儿子的工作,因此他们便夫妻二人相依为命,每日将活动安排得满满的,日子倒也过得充实而美滋滋的。他虽然已年近七旬了,但看上去也不过六十左右,而且面色红润,一点都不显得老。

  虽然离了休,但医院还是请他为客座教授,让他带几个医院培养的骨干。有什么疑难的病例就让他来会诊。比他年轻十多岁的妻子也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离休高级会计师,六十多岁了却保持得修长的身材和蔺静的气质,绝对让人猜不出真实年龄来。

  他们离休了这几年的生活作息基本上没有改变过,早上六点起床,然后是一起跑步、打太极拳。七点钟一起侍弄早餐。八点钟看新闻。然后是到各自的单位走走。十二点一起吃午餐,然后休息。下午都不会安排其他的工作,而是一起参加健身活动。他们是市康乐健身中心的固定客户。这就是他们能保持青春常驻的秘诀吧。

  他们相约要活到一百岁,并看看到了那时,他的那个宝贝是否还能够硬起来,他们还不能进行现在的鱼水般快活的性乐趣。这成了他们二人的心底的秘密,这也是他们能够会心的秘密,只要对方浅笑一句「为一百岁加油啊」,彼此就能够心领神会。这是他们常年坚持锻炼的最原始动力。做为医生的他,深知道人生的极限活到一百岁绝对不是一个梦想。

  可令人痛心的是,这一切都在一个充满阳光的中午发生了改变,那个毛急的年青司机让妻子中断他们彼此的诺言而弃他而去。接到通知的他急匆匆赶到医院,看到的只是妻子苍白的脸,没有往日的鲜活的笑容和亲切的问候。

  她紧紧地抓着李教授的手,断断续续而无力地说:「你……你要好……好好的……生活,找……一个人代……代替我……我,记……记得我们的……誓言,你……你……要活……活活到一……一百岁……」然后她的目光定格在她儿子和儿媳的脸上,那意思似乎是要他们帮她实现这个弥留之际放不下心的愿望,直到她的儿子儿媳冲她点了点头,她才露出往日那甜美而平静的笑容,然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她留给李教授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们夫妻深情的最好见证。李教授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上午还活生生的妻子就这样离他而去。抱着她的遗体也不顾旁人就那样的痛心裂肺地大哭大喊:「我不!我只要你!我只要你陪着我!!你不能违背我们的诺言……」可他的妻子却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只任他抱着她的身子老泪纵横痛声大哭,这无不让在场的人深为感动,并陪着流下伤心的泪水。

  这沉重的变故真的把平日充满活力的李教授击倒了,才几天,他那苍白的头发,疯一般生长的胡子,就让你认不出这就是平日那个健硕儒雅的李教授。


【完】